2007年10月4日

後悔了兩天--我應該修世界歷史的。但今天在寫地理essay時,又有點滿足。我還是喜歡不停寫不停寫,很爽。雖然寫完又頭痛起來,筋疲力竭的感覺,沒有太多科目令我得到。然後是中化,我很喜歡這個syllabus啊,我要考得好一點。由其文化問題,雖然我的第一份功課仍未知道成績,但我寫的過程也很快樂。
 中大開放日,山說不應去,因為她很沮喪。但我卻相反,被激起了鬥志。哲學人類學文化及宗教研究,又或者中文也好。或者我應該好好多讀點書,每天讀蘋果日報不見得有什麼得著,誰死了誰又分手了。
 《色.戒》我沒得看,上次的盛夏光年又是如此,雖然我有十八歲亦未必真的那麼堅決一定到戲院欣賞。但是湯唯是我喜歡的類型,輪廓有個性,但不是章子怡那種的美。梁朝偉的全裸我又沒興趣,只不過很喜歡那個時代的人的事。
 播放清單最近又加入了李健的《向往》。聽了三年仍是一首觸動我的歌。我們如此相信,冬天之後有夏天。正如入睡時不會害怕翌日沒有白天,在夜裡不會害怕大地永遠黑暗。所以我總是相信生命。
 生命的消耗。從前寫的一首詩,有這麼一句。

多想你在我身旁
看命運變化無常
體會這默默忍耐的力量
當春風掠過山崗
依然能感覺寒冷
卻無法阻擋對溫暖的嚮往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