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6月22日

自由的存在

把第一卷135BC沖曬出來,一半以上都失焦了,但還是很喜歡它。上網都在流連於別人的相簿,其實我真正想拍的是我喜愛的人。我希望能為你們各人拍一卷。你們太吸引了,能夠認識你們真是非常幸運。
 親愛的C,希望你在讀這篇。接到你的電話,聽到你告訴我要轉變的事,(或其實是找回自己:)),特別高興。考試以來我都在朝著同一方向走呢。找回內在深處的自我,去聽聽她要說些什麼。曾經那麼在意外來的評斷,但如你說的NOT REALLY A BIG DEAL。由其我又讀一次費里尼自傳,那些曾經抄下來的句子,那些我遺忘了的細節,都在提醒我要堅持。堅決說起來那麼輕易,正如我說去愛一件事一個人那麼容易,但真正重要的是如何表現。我如是告訴自己。
 考試完畢我大部份時間都一個人四處走,也躲在家裡。我再也不要別人告訴我要做什麼事情了。或者不必再那麼累地去遷就過多的人,我想完成我最需要完成的責任。我努力讀書,我用心完成每一件工作,然後,便去完成我自己的期望。
 我還有兩個多月便十八歲,我距離完成目標的時間越來越短,但感覺越來越放鬆。

 除了感謝想不起來別的用詞,認識了阿七,家怡,C和他,我真的很高興。當還有更多重要的人,但你們與別不同。有些情感不是那麼容易表達的,關於寫作關於電影和音樂。但你們都懂,你們都和我分享。
 生活很輕鬆。偶爾記起「自由的事」,但沒所謂,能夠寫能夠讀我便覺得自由。黃碧雲在媚行者裡寫,「正如書寫,因為可以表達,承擔了我所有的,生存的重擔,書寫就成了我生命裡,最接近自由的存在。」
 每讀一遍我都會問自己一遍,「你是否始終如一。」:因此時而寂靜時而激烈,閉上眼,就是深藍的海底,時光來回反覆,只有等待中的暴風雨,每年七月,時刻相問,所歸何處,你渴望自由與完整的心情,是否始終如一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