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1月14日

就在腳下


週期性低落又出現,但這一次好像有點不一樣。開始對生活感到不知所措,要做的功課和要溫的書完全是興趣之外的世界。最有興趣的攝影課卻是旁聽的課,每次想要好好準備下次的功課,就總是忍不住想,哎計分的都未做好。不想進入學習的意義討論。只是再次感到無力,在家庭、學校裡,感到非常非常無力。

其實,「那個計劃」要我終於開始起動了,但只做了一步,便又發現十多個deadlines湧來。好像一切都要讓路推遲。

跟他說,他回應如果真係好想做就點都會做到架啦。我好生氣。因為真的好痛苦與無力,但這樣一句便否定了所有的傷感。但或者這是對的。

總是相信,有個「彼岸」。到了那裡一切都會變好,於是期待成了生活中心。這幾天讀到的書、看到的電影、聽到的歌,好像都只是不停提醒我,那個彼岸不在對面,就在腳下。

又是另一篇不成章法的嘆氣文。吼!!!!!!

4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我不記得什麼時候發現你的blog了, 哈哈,我也是個Final year的大學生了, 發覺我們最近的心情和景況竟然出奇地相似呢, 只是覺得有點神奇而已, 哈哈,我也是個有週期性低落問題的人呢..腦裡總是有很多未解答的問題,讓我總是左思右想,停滯不前.
唉~互勉吧!

heidi.ash 提到...

那些不安和未解答的,我總是覺得不會消失,因為好像生命就是這樣走過來的吧,一點一點都試著走某條路,突然回頭才會發現自己已經走在路上。雖然過程會很多疑惑,但這種不確的感覺才是最真實和代表著更多可能性吧!加油:)

讓我想一想 提到...

對於不確定和未知,我總是恐懼多於期待,有時這種恐懼讓我甚至不敢邁步,只敢在原地不斷自責,所以我很佩服那些不想太多,先走走看再說的人...哈哈..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說這些...不管怎樣, 感謝你!

heidi.ash 提到...

恐懼是很正常的呀,我寫BLOG很大部份的原因也是對自己的生活感覺不確定和恐懼。但不確定對我來說是一種對自己生活感覺疑惑,以及對於看上去很輕易直接的路的質問吧。所以自責也可以看作是一種對自己的反省,甚至是放大到對於世界的反省。慢慢走吧,路還長著呢!